黄色直播间

   东二层是商洛宇给自己一家人准备的,楼下有一个小客厅和一个小书房,只供她们夫妻两个使用,另一半是活动室,地板是软木地板的,和主楼上面三层一样,但东二层的软木地板是两层的,小孩子怎么摔都不会受伤。

   从西三层和主楼往东,有一个小门,经过游泳池旁边的小径才能到东楼。

   黄一曦特意看了一下,游泳池和小径有花丛隔开,还有一段距离,且通游泳池的小径还有一段距离,所以比较安。

   既便如此,她也考虑过要把游泳池用软网围上,家里有那么多孩子,有游泳池是好事,但也要安。

   商洛宇也赞同黄一曦的想法,不过他考虑更是深远,他打算学洗车弄个玻璃天窗,平时可以露天,热的时候或下雨的围起来也能用。

   一想到,他又开始折腾了,三小只也喜欢水,黄一曦自然不阻挡。

   东楼两层的房间很干净,黄一曦用手指拭了一下,上面没有灰尘,问了商洛宇,他昨天自己一个人忙了一天,才打扫好。

   他和黄一曦都有这种领地意识,两个人住的地方不喜欢别人进来,所以卫生什么的都得自己做。

   黄一曦最欣赏的是商洛宇这一点,他有点小洁癖,但不是少爷,只会吩咐别人干活,反而亲力亲为。

   能做到在外面有脾气但不凌人,回家没脾气的男人,才是黄一曦欣赏的男人。

   逛完自己的家,大家都很满意,又坐小白逛了小区一遍,这片住宅区除了别墅区,西边也有十几栋高楼,总共住着一两万人,在区内不仅有小学、幼儿园,还有医院和超市,购物买菜也方便。

   逛完新家,几个人就心急回去搬家了,新家的家具不需要动,但一些物品和个人用品都是要搬的。

  
Virus俏皮的样子

   最重要的还是找一个吉日,这和商洛宇当初建的那个轻钢型结构别墅随随便便就入住完不同。

   那时候两个人没登记也没请客,没名没份的,入厝仪式也没法举行,待两个人结婚后,几位老人经常提起这一茬,遗憾得不得了。

   和其他地方不一样,在白水州的不少乡下地方,不止是崇仁里,建房子是一件大事,当地人称之为“建业”,没错,在这里,起房子和建大业一样,是人生中非常重要的一件大事。而“入厝”在本地人看来,将会与之后一家人的运势息息相关,也是极为重要的。

   现在商洛宇买的是成品房,没有建房子那些事,因此几位老人更加重视这个“入厝”仪式。

   “真没必要折腾这些,然不成没办入厝仪式,这房子就不是我的了?”

   黄一曦抱着折腾,这孩子醒的时候比土匪和娇娇时间多,只要他醒了,黄一曦啥都不能干了,也干不了,不出现在他的视线内不抱他,嚎,土匪嚎的时候不见眼泪,娇娇嚎的时候声音也不大,唯独这孩子,嚎得惊天动地,不知道的,还以为虐待呢。

   王翠娥就是这种感觉,折腾醒了黄一曦不在或忙的时候,他一嚎,四位老人马上冲进来,弄得她以为自己在犯罪现场,人赃并获呢。

   所以折腾眼睛一睁开,她马上求救,而黄一曦只要这一只四脚神兽在手,啥事都干不了,而且还得抱着他满屋子走,在一个地点呆久一点,他马上变脸。

   “你呀,就是折腾,真是折腾,你哥哥你妹妹加起来都没有你折腾,别嘻皮笑脸,严肃点,批评你呢。”

   黄一曦点了点折腾的鼻子,这孩子有人抱是天使,没人抱是恶魔呀。

   “你也一样,别嘻皮笑脸,批评你呢,什么一样,哪里一样,没敬天公地基公,那就是借住,你们两个现在也不差这点钱,趁着我们都在,赶紧举行仪式,想当初,你们结婚时也没请客,孩子满月时也没请客,四个月又没请客,怎么这么孤酸呢?就那么怕请人吃顿饭呀。”

   折腾咯咯地笑了,不知道是不是笑他妈妈刚骂完他就被骂了,词还是一模一样的。

   老人家一唠叨就没完没了,黄一曦率先举手投降,因为结婚没请客的事,林舒芳大寿时就念叨一次,现在又来了。

   也不是她吝惜,结婚是意外,在白水州先领证,过后再办酒席也是很正常的事,有些夫妻生了二胎才请客。

   至于孩子满月没请客,那更是有原因的,三小只身体不好,黄一曦自己也没养好,也是征得他们同意不办的,当初老人还说没关系,四个月或周岁再办也行,现在又翻盘了。

   她算是怕了,只要老人心里舒服,让他们干啥就干啥,准备就准备,大不了东西剩下来。

   几位老人得到允许,兴冲冲开始翻日历,查家里人的生肖八字,查完后还得去问问洞境公,黄一曦这才知道,原来这个吉日也不是万年历上随便挑一个好日子就成,而是查看和家人是否有生肖、宅向相冲。

   “这有什么奇怪的,我们村尾的那户人家,那叫啥来着,唉,说了你也不认识,就是那啥来着,七八年前建好房子,掐指算,妈呀,入厝得在几年之后,等到要入厝的前一个月,他奶走了,又得三年出孝之后,然后出孝后未等算好日子,他妈也没了……”

   “不对,我记得他们一直住在新家呀?”

   黄一曦听了很奇怪,但崇仁里就那几户人家,哪怕名字她不记得了,但住哪里还是知道的。

   “你以为个个和你一样,一条肠子通屁股?也不想想,活人还能被尿憋死,出了这种事可以便宜行事的,就是直接入住,等到适合的日子再举行入厝仪式,从入住到举行入厝仪式的这段时间叫做借住。”

   一条肠子通屁股的黄一曦郁闷地摸了摸鼻子,住自己的房子却叫借住,找谁说理去,好在不用交租金,不然不得郁闷死,她使个眼风飘向商洛宇,亲,到你发挥作用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