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女图片葡萄视频

   周六一早,黄佩佩还在睡懒觉。

   沈辉却睡不住了,爬起来转出溜进了一阵,实在无聊的紧,就找到黄佩佩的钥匙带上出门吃早饭,好久没吃过路边小摊了,到了小区附近的早市,忽然就觉得有点脱离群众。

   一份杭州小笼包,一个豆腐脑。

   沈辉吃的挺过瘾,完了还给陈娇娇和黄佩佩各打包了一份。

   回屋叫醒迷迷糊糊的黄佩佩交待几句,就出门去市里开会。

   路上,忽然接到妹妹沈璐发来的微信。

   “哥,妈又和爹闹气呢!”

   沈辉问:“又咋了?”

   沈璐回:“爹来的时候二叔说把奔驰车留下用,爹就把钥匙给他了,二叔把车借给别人撞了,听说要赔不少钱,爹不让给你说,妈气的不行。”

   沈辉一阵无语,最近难道中邪了?怎么闹心事一件接一件的。

   沈璐又发:“听说车修不好,要运到省城去修。”

   沈辉一阵挠头,怎么都只关心车,越来越发现家人和自己思维不在一个频道上了,车就是个工具,有啥好关心的,撞报废也没关系,再买就行了,问:“伤人了没有?”

  
咖啡配面包吃早餐美女舒适悠闲时光

   沈璐回:“伤了,听说二叔把车借给了一包工头,还喝酒了,把人四个车撞坏了,八个人住医院了,听说伤的还挺严重,开车的那个包工头已经被公安抓了。”

   沈辉无力吐槽,把车给喝了酒的人开,这可真是……

   想想那台奔驰的马力,不到五秒破百,开车的还是个醉鬼,一脚油门下去,画面直接没法想象,撞啥啥烂,说不好听点,没撞死人就是万幸。

   沈辉回:“撞就撞了,你别说,就当我不知道。”

   沈璐回:“我知道了,你可别说我给你说了啊!”

   沈辉回:“嗯!”

   收了手机,还觉的头有些疼。

   老爹老妈昨晚才到家,今天就出了这事,家里估计有的闹,老爹老妈不安稳,自己这个当儿子的哪能安稳,想想就觉的头大,更有些恼火。

   MMPD。

   自己的坐驾快成公交车了,谁都想开着过把瘾。

   算了,那车不要了。

   最好也别修了,省的谁都想开出去拉个风。

   沈辉给三子打电话:“三哥,上次去车库我记得好像有台库里南吧?”

   三子问:“咋了,又想买车?”

   沈辉说:“老家的车被撞了,你给我弄两台库里南拖回老家去。”

   三子问:“啥情况,直接撞报废了?”

   沈辉说:“没有,年前买了个奔驰,老家好车少,结果成公交车了,谁都想开出去过把豪车瘾,这不被亲戚借给一醉鬼开出去撞了,弄两台贵点的就没人敢借了。”

   “卧槽,怎么感觉像听笑话?”

   三子吐了个槽,说:“我知道了,回头安排人给你弄过去。”

   挂了电话,沈辉还揉着眉心想,惯不得好多人发达了之后不敢认亲戚,这特么闹心的事一件接着一件,也实在怪不得人嫌贫爱富,换了谁都会烦。

   开了两天的会,沈辉感觉比上班还累。

   上班的时候他是老板,不想看文件了睡个觉也没人管,可开会却要遵守纪律,两天下来越发厌烦这种没有意议的会议,简直就是在浪费他的时间和生命。

   周一上班,出去旅游的员工个个精神百倍,红光满面。

   没出去的则眼巴巴的,纷纷在群里讨论这周去哪。

   周三,沈辉又去参加了一个会,规格挺高,算是行业顶尖的那种,近距离见到了许多耳熟能详的行业大佬,比如蚂蚁金融的老大,四大行的一把手等。

   在这些大佬们面前,沈辉依然是个路人甲的角色。

   周四,沈辉应邀前往京城,有几个人要见。

   下了飞机,心里还在琢磨,得买个飞机了。

   还没出航站楼,前方拥堵不堪,随着人流到了近前,才发现遇到大明星了,一群脑残粉那个狂热,搞的维持秩序的机场保安满头大汗,好多乘客都在骂娘。

   沈辉瞄了几眼,就快步出了安全通道。

   胡国平亲自来接机,带了辆劳斯来斯。

   上了车,沈辉才笑着说:“安排个人来就行了,胡哥怎么亲自来了?”

   胡国平说:“你是客,接一下应该的,第二次来京城吧?”

   沈辉点了点头,说:“之前特别向望京城,来了一次感觉也就那样。”

   “确实不咋样!”

   胡国平笑着说:“除了大,人多,再没啥可称道的地方,地方官员都说不来京城不知道官小,却不知道京官最羡慕的其实是他们,天子脚下哪有土皇帝舒服。”

   “这到是。”

   沈辉也笑:“宁为鸡头,不为牛后嘛!”

   胡国平说:“前阵子上面有人问起你,我估计已经注意到你了。”

   沈辉一惊,问:“什么情况?”

   胡国平说:“正常询问,你也不用放在心上,毕竟你做的不是国内的生意,不存在违规这一说。国际金融市场一直都是西方大锷的战场,这么多年了国内一直参与不进去,你现在虽然规模不大,但能在那些西方大锷嘴里抢到肥肉吃,引起上面注意很正常。”

   沈辉松了口气,问道:“没什么问题吧?”

   胡国平说:“放心,时代不同了,只要你不叛国,没人再干杀鸡取卵的事。”

   沈辉点了点头,聊了几句京城的风貌,一个多小时后到了酒店。

   酒店是五星级,订的总统套房。

   胡国平把他送上楼,沈辉见到了给他找的司机,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,叫孙阳,比他小一岁,脸有点黑,看着挺瘦,但近距离接触,那种彪悍再迟钝的人也能感觉到。

   等了近二十天,司机终于到了。

   之前沈辉还挺纳闷,怎么找个司机这么慢。

   但毕竟是请人办事,也不好打电话问。

   来的路上胡国平才说了下,要这个人也不容易,真正出生入死的部队,而且是比较核心的现役人员,就算门子再硬,要这种人该走的程序也得走。

   沈辉精神不错,也不休息了,胡国平走后,就和孙阳聊天,问了问孙阳的情况,毕竟是自己的专职司机兼保镖,怎么说也是腹心之人,可不是公司的那些司机。

   “脱下军装有遗憾吗?”

   问了几句家里的情况,沈辉又问了一个题外话。

   孙阳说:“走的时候挺难过的,还哭了,其实想想也没啥,迟早都有这一天的。”

   沈辉问:“对以后的工作和生活有什么期待吗?”

   孙阳想了想说:“还没想过,走一步看一步吧。”

   沈辉说:“那就走一步看一步吧,生活其实很美好,这个你以后慢慢去体会,生活和工作上有啥问题就给我说,既然他们选了你,那就准备跟我干到退休吧!”

   “是!”

   孙阳习惯还有点改不过来,下意识就想行礼,但很快想起自己已经不是军人,就站了起来道:“沈总您先休息,我就住在隔壁,有事您叫我。”

   “好!”

   沈辉点了点头,起身送他。